蓠蓠

梦中客(二)

少年说,他叫苏沐秋,半路车抛锚了,修车公司要一个小时才能到,他不想在车上等,就下来走走,看能不能遇上个人载他一程。

“看来我运气不错。”苏沐秋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像捡了个天大的便宜。

叶修咬着烟,斜睨道:“多大了?没有驾照,就敢开夜车?”

苏沐秋摸了摸鼻子,有些心虚:“刚满十八。”

叶修也没拆穿他。

苏沐秋赶紧换了个话题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叶修一愣,他……要去哪?

他千里迢迢,雨夜奔赴,究竟是要去向何方?
他风尘仆仆,披星戴月,究竟是要赶往何处?
他不知来路,不知归途。

他只是在路上。

就好像他的追逐的一切都只是“在路上”。

但心里冒出一个小小的声音告诉他,他是有目的地。他要去的地方叫——

“夜台。”

苏沐秋有些惊讶:“什么?!”

“我要去夜台……看一位朋友。”叶修淡淡道。

苏沐秋突然垂下眼帘,指尖抚摸伞面,声音莫名的温柔:“这么巧,我也去夜台,不过我是要回家。”

那把伞,叶修很早就注意到了。

四十七骨的紫竹伞,雪白的绢面上绘着一枝梅,墨色的清瘦枝桠缀了几朵红梅,或含苞,或怒放,尽显凌霜斗雪的风骨。

一上车,苏沐秋就把伞装进伞套里,放在膝上,手一直都没离开过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