蓠蓠

梦中客(四)

不知何时,苏沐秋睡着了。

梦里的世界很热闹,有人哭,有人笑,有人歇斯底里,有人冷眼旁观。

他一直默默的跟在一个人身后,看他封神,走下神坛,又重登王座。他陪他一路流离,他也陪他找到归宿,但那个人始终不知道他一直在他身边……

梦中的色彩是暖黄色的,像秋天飘落的枯叶,有些干燥,带着难以言说的忧伤。

“喂,醒醒,醒醒。”

苏沐秋睁开眼。

叶修嘴里又咬了根新烟,朝他笑道:“睡得挺香的嘛,也不怕我把你拐跑了?”

“呵呵。”苏沐秋懒得和他贫嘴,环视了下周围,问到,“这是那里?”

“到夜台的一个休息站。真是见了鬼了,一个人也没有,也不知道去哪了。”叶修皱眉道,“不过还好有自助加油。”

“但我饿了。”

“所以我才把你叫醒,”叶修披上外套,拔出车钥匙,“走,哥带你觅食去。哦,你的伞,借我挡点。”





梦中客(三)

“你那朋友是什么样子的?”苏沐秋有些好奇道。

“他?”叶修撇了撇嘴,“就像一个烦人的老妈子。”

苏沐秋噎住了:“我说,你这样黑你朋友,他知道吗?”

“他知道了,难道就不烦人了?明明我都很少抽烟了,他还总在我耳边念叨,烦死了。”叶修用牙齿磨着烟尾,声音有些模糊。

“你朋友那是为你好,懂不?”

“懂啊,”叶修取下嘴里的烟,扔到一旁的烟灰缸里,“所以我有很认真的听啊。”

苏沐秋嘴角微微勾起,没有再接话。

窗外,雨越下越大,噼噼啪啪打在窗子上,然后拖出一道道水痕。

室内,大提琴低沉的声音缓缓流淌,溢满每一寸空间。

即使没有人说话也不觉得尴尬,他们都很享受此时心中所感到的祥和。

叶修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苏沐秋。

那人懒懒的靠着座椅,侧着头,目光漫不经心的落在窗外飞逝而过的树影上。

公路上还是那么寂寥。

两边的山峦沉默的注视着这唯一的一辆车。

不可思议,几分钟前他还以为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,而现在他身边却坐着一个同伴——会微笑,会打趣,会没有理由的安抚了他的烦躁。

车光依旧坚定的在雨幕中劈开通道。

而他们,一如既往,无所畏惧的共同奔向未知的前方。

梦中客(二)

少年说,他叫苏沐秋,半路车抛锚了,修车公司要一个小时才能到,他不想在车上等,就下来走走,看能不能遇上个人载他一程。

“看来我运气不错。”苏沐秋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像捡了个天大的便宜。

叶修咬着烟,斜睨道:“多大了?没有驾照,就敢开夜车?”

苏沐秋摸了摸鼻子,有些心虚:“刚满十八。”

叶修也没拆穿他。

苏沐秋赶紧换了个话题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叶修一愣,他……要去哪?

他千里迢迢,雨夜奔赴,究竟是要去向何方?
他风尘仆仆,披星戴月,究竟是要赶往何处?
他不知来路,不知归途。

他只是在路上。

就好像他的追逐的一切都只是“在路上”。

但心里冒出一个小小的声音告诉他,他是有目的地。他要去的地方叫——

“夜台。”

苏沐秋有些惊讶:“什么?!”

“我要去夜台……看一位朋友。”叶修淡淡道。

苏沐秋突然垂下眼帘,指尖抚摸伞面,声音莫名的温柔:“这么巧,我也去夜台,不过我是要回家。”

那把伞,叶修很早就注意到了。

四十七骨的紫竹伞,雪白的绢面上绘着一枝梅,墨色的清瘦枝桠缀了几朵红梅,或含苞,或怒放,尽显凌霜斗雪的风骨。

一上车,苏沐秋就把伞装进伞套里,放在膝上,手一直都没离开过。

梦中客 (伞修伞)

*文笔不好,只是记录一个半夜突如其来的灵感。

雨,还在不停地下。
夜色浓郁,像被打翻的墨水,厚厚的铺满天空。
公路如巨蛇般在山脉中蜿蜒曲折。
寂静的雨幕被金色的光切开——一辆红色跑车的车前灯。
车里暖气开得很足,叶修穿了件白衬衫,嘴里叼着根烟,没点。
虽然是雨天赶路,但目前为止都很顺利,只是车少了点,一路上也没见一辆。
蓦然,叶修放慢了车速,他看见前面有个人站在路中间。
他摇下车窗,冲那人喊道:“干嘛呢?!”
灯光打在雨中人的身上,仿若镀上了层金子。
那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,撑着一把伞,朝他微微一笑,他说:“能搭个车吗?”
那一瞬间,叶修觉得心里空着的某一个地方像被阳光填满,又暖又痒。
他没法说出拒绝的话,只好回道:“好。”

tbc